铁李信息门户网

铁李信息门户网>综合>城市灾难医学:大都市圈的必答题

城市灾难医学:大都市圈的必答题

时间:2019-10-25 14:53:31  作者:匿名  

 作为军运会赛事举办“大舞台”的各项场馆,有什么亮点,备受关注。4年改新建场馆35座,展现“中国速度”从空中俯瞰,造型呈“马鞍形”的武汉体育中心主体育场,犹如四片盛开的花瓣。18日,武汉军运会盛大开幕式

 

来源:半月形对话内部版

如何应对大城市的大地震?如果化工厂的爆炸和泄漏危及周围居民怎么办?万一发生大规模恐怖袭击,我该怎么办?......随着城市现代化和智能化进程的加快,北京上官深等中国特大城市启动了“全球城市”战略,三大都市圈正在加速融合,杭州、武汉、成都、Xi、郑州等城市不断扩张。

城市规模的特大化和城市人口的多样性、复杂性和流动性使现代城市面临新的社会风险。一旦风险超过城市的救援能力,它们将成为城市灾难。相应的城市灾害医学是城市治理现代化中“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组织部分和关键环节”。

对话嘉宾

吴亮(国务院参赞处特别研究员、同济大学国家现代化研究所常务副院长)

刘钟敏(中国医学会灾害医学分会主席、同济大学东方医院院长、中国国际急救医疗队(上海)队长)

1特大城市的灾难脆弱性变得越来越重要

吴亮:

中国70%以上的城市和5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自然灾害严重的地区,大约三分之二的土地受到洪水的威胁。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建筑密度的不断增加,中国的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正在向特大城市发展,城市安全问题更加突出。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insurance Company)分析了全球616个最大城市的潜在灾害,认为中国的上海和珠江三角洲地区在自然灾害损失方面位列世界前十。随着中国城市化和都市圈的快速发展,发展城市灾害医学对中国有什么意义?

刘钟敏: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人口的日益集中、复杂灾害的频繁发生以及特大城市对灾害的脆弱性越来越大。

对于快速发展的中国城市,建立“城市安全风险评估”机制和灾害应急救援体系尤为必要。除了自然灾害、恐怖袭击、生化危机和核威胁等小概率事件外,人口高度集中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也越来越普遍:高峰时段地铁站、节假日大型商场、公园人群密集,老城区和超高层建筑的安全隐患越来越受到关注。几年前,在上海的新年踩踏事件中,36人丧生,49人不同程度地受伤。

城市灾害医学是城市应急救援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上海已经率先探索,成立上海市消防安全委员会,建立应急豁免制度,建设“备灾医院”和空中救援网络……”备灾医院应在现有区域应急中心的基础上建设备灾软硬件。根据宾夕法尼亚创伤中心的数据分析,相同的创伤患者被转移到不同级别的首诊医院,专业创伤中心的抢救成功率比经验不足的医院高60%。

以医院治疗为重点的急救医学和临床医学不能承担灾难医学的重任。

吴亮:

中国的城市灾难医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钟敏:

2008年5月18日,作为上海第二批抗震医疗队的队长,我带领我的队伍来到四川省汶川县草坡镇,这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在这次紧急救援和救灾中,它被称为“最后一个孤岛”。出发前,准备了100个手术包、1000种清创药物和200多箱,还有来自上海23家主要医院的近30名肾病学家。我们估计地震会造成许多挤压伤,需要大量的肾脏专家。但是在现场,几乎找不到几个有症状的病人。

汶川地震救援期间,我发现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医院的专家不如一些煤矿医院的医生有效。后者擅长矿山灾难救援,随身携带行军壶和发电机。当他到达现场时,他可以迅速扎营进行救援。然而,大型医院的专家习惯于护士分流和仪器检查,有时他们在灾区不知所措。也有一些医生没有最关键的技能来识别和分类损伤。通常,谁因痛苦而哭泣,谁就是第一个被带上飞机的人。然而,真正严重受伤的人,特别是那些肝脾破裂的人,无法及时被运送,因为他们不能说出来。我们缺乏完整的灾害医疗救援体系、统一的指挥机制、现场协调困难以及完整的伤员运输系统。

在经历了灾难之后,我更担心当灾难再次降临时,我们仍然没有一个健全的医疗救援体系,特别是如果灾难发生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后果将不堪设想。以医院治疗为重点的急救医学和临床医学不能承担灾难医学的重任。发展城市灾害医学势在必行。建立灾害医学专业教育是提高未来医学救援能力的当务之急。

汶川地震可以说是我国救灾和灾难医学的起源。

培养复合型医疗人才势在必行

吴亮:

2008年以前,我国灾害医学教育基本空白。医学生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没有灾难医学相关内容,医院护理专业人员和护士也没有接受过灾难医学培训。汶川地震后,这块短板是怎么修补的?

刘钟敏:

2008年9月,从地震灾区归来仅三个多月,同济大学正式成立了中国大学系统第一个灾难医学系,旨在向医务人员普及灾难现场救援技能,尽快培养复合型医疗人才。

我们的教学体系从零开始,从教师、教材和课程到教学基地、实验室和实验基地。那时,中国还有一片空白。目前,同济大学灾难医学系有50名具有实战经验的专业教师。

吴亮:

国际上对救灾有一个共识,即灾民=自救者=救助者,90%的生活救助来自家庭成员、邻居和社区的自助和互助。发达国家非常重视普及人民的救灾知识。相比之下,我国人民救灾知识相对匮乏,灾害医学科普教育缺乏,防灾减灾形势不容乐观。

刘钟敏:

在我看来,向公众传播防灾和自救知识也是灾难医学的应有意义。2013年,科普系列《图解避灾逃生与自助科学系列》以漫画的形式出版,涵盖地震、洪水、火灾、交通事故、气体中毒等常见灾害类型最简单的自助方法。

4中国城市灾害医学面临多重挑战

吴亮:

中央政府提出要完善公共安全体系,推进突发卫生事件监测预警和应急医疗救援能力建设。《健康中国2030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建立包括军事医疗卫生机构在内的海、陆、空立体应急医疗救援体系,增强突发事件的应急医疗救援能力。目前,中国与发达国家在这一领域的差距正在缩小吗?

刘钟敏:

2016年5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宣布,中国国际急救医疗队(上海)和两个俄罗斯国家医疗队成为首支通过世卫组织认证评估的国际急救医疗队。

我们与发达国家的距离确实在逐渐缩小,特别是经过汶川地震后十多年的建设,中国的医疗应急救援机制发生了很大变化。在随后的灾害中,卫生部按照梯度部署的原则,向附近的灾区部署医疗资源,有序救治伤病员,发挥不同医疗机构的不同作用。这不再是10年前仓促行事、缺乏组织和协调的局面。

中国的医疗救援队伍与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救援队伍仍然存在差距,尤其是在后勤保障能力方面。我国医疗救援队伍往往注重医疗能力,忽视后勤保障能力。例如,在灾区,如何确保食物,如何准备干净的水,如何开展实地行动...我们还需要与国际同行进行更多的交流和学习,以提高中国城市灾害紧急医疗救援的效率。

我国城市灾害医学领域面临以下挑战:应急医疗救援体系和多方救援机构的合作规划和机制有待完善;缺乏明确部署的区域急救医疗救援中心;缺乏急救医疗救援人员的专业标准、培训和准入制度;医疗机构在应急医疗救援早期缺乏硬件储备标准,避灾场所和应急物资匮乏。尚未形成有效可行的应急处置法律法规,如豁免法规。此外,灾难发生后,院前急救和运输过程中的参与者(包括医务人员和志愿者)都有较大的医疗风险,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参与者的救援热情。(文本编排:郭占义,同济大学国家现代化研究所副研究员)

《半月话内版》2019年第10期